<tbody id="fuft6"><noscript id="fuft6"><video id="fuft6"></video></noscript></tbody>
    <tbody id="fuft6"><noscript id="fuft6"></noscript></tbody>
    <em id="fuft6"><acronym id="fuft6"></acronym></em>
          <button id="fuft6"><acronym id="fuft6"><u id="fuft6"></u></acronym></button>
          首頁教研故事正文

          新的一年,全新的設計學院——設計學院教學總監李老師訪談

          更新時間:2021-03-12 來源:黑馬程序員 瀏覽量:

            故事中的主角:設計學院教學總監李老師


            2020年我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很多行業遭遇嚴峻考驗。在整個培訓業受到沖擊的情況下,傳智教育設計學院面對疫情帶來的問題與挑戰,該如何應對,以及做了怎樣的規劃,設定了什么樣的目標?而設計行業以及設計培訓業的發展趨勢又是如何?我們一起聽聽設計學院負責人李老師的看法。

          李老師
          設計學院教學總監李老師

            個人簡介:

            傳智教育戰略執行委員會教學總監,UI設計學科負責人,場景式教學倡導者,早期設計學院視覺部分的全套課程體系。10余年一線美術設計經驗,在交互設計、視覺傳達以及美術史論等方向有深入研究。尤其在美術設計教學領域具備多年課程體系研發經驗,獨立研發的藝術設計課程在多個高校被作為核心教學內容。


            問:您從2012年加入傳智教育大家庭,從一線講師做到設計學科負責人。我們想請您結合自身這么多年來的教學經驗以及課程研發經驗,還有培養出眾多學員的切身經歷來談一談,您認為作為設計講師的價值和意義是什么?對您來說,一名合格的、優秀的老師又需要具備哪些品質?

            我是平面設計師出身,2012年入職傳智的時候,正好這一年發生了一件互聯網行業的里程碑事件——移動端手機上網人數超過PC端。這意味著移動互聯網時代正式來臨,同時伴隨而來的就是設計師崗位的多元化以及專業化。而在國內經濟與文化發展不平衡的情況下,會發現大多數國人的審美還是停留在一個比較低的水平。那么,針對設計師的崗位就需要重新分類,專業知識也需要重組以及重新定義。在那個時候我認為,作為設計講師,應該著眼于培養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浪潮到達時的優秀設計師。他們應該是一撥追求審美進步,并且能夠引領移動互聯網設計審美趨勢的人。

            何為一名合格乃至優秀的老師?好的老師應該具備哪些品質?我沒有去深入地思考過。而作為職業培訓講師,我對這個崗位倒是有些感受能談。

            首先應該是專業水平要過硬。像我是搞美術設計的,我的基礎造型能力、設計水平、項目經驗等,它代表我的專業領域技能評級。

            就我接觸過的大型設計項目而言,比如以前在電科公司,做過國際大型布展的主美。還有在電通工作時,獨立服務過類似中國移動之類的大型企業官網改版以及重要營銷活動設計等等。這種國內乃至國際的大型項目經驗和長期高強度一線設計工作造就的專業功底,都獲得了公司和行業的認可。這可能是我樂意傳遞知識的重要前提,因為這些建立了我的專業自信。

            當我具備了專業自信,并且樂于傳遞出去,愿意去帶徒弟、培養學生的時候,我逐漸傾向于做一個職業培訓老師。

            進入這個崗位,首先是班級管理和班風建設,而想要創造好的學習氛圍,得到學生的尊重與認可至關重要。只有具備高水平的專業能力以及豐富的一線設計開發經驗的老師,才能夠真正地獲得尊重。除此以外,我們的演繹能力,對教學的熱忱、對學生的責任心,也是獲得學生尊重的關鍵因素。當學生認可和尊重你,你才有自信去進行班級管理,才有能力去進行班風建設。

            同時,我們要愛學生,公司也提出“用愛成就每一位學生”。這種愛不僅在學生的學習過程中,還在學生就業之后,他們將來的發展狀況和生活狀態,乃至他們在方方面面遇到的困難,我們都應該給予關注、關懷與幫助。

            我身邊有不少這樣的老師,我覺得他們的確是稱得上好老師。


            問:設計學科雖然屬于非編程學科,但隨著技術的變革和快速發展,市場對設計人才的需求量已經越來越大,要求也越來越高。面對疫情帶來的問題和挑戰,您覺得,設計行業以及設計培訓業的發展趨勢如何?在過去的七八年的時間中,設計學院培養出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互聯網設計師。那么,2021年,設計學院在教學及研發方面也部署了整體工作規劃,您能否具體介紹一下相關內容。

            面對疫情帶來的問題和挑戰,我們通過調研發現設計崗的總量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很多。不過,設計師崗位卻發生了一些需求變化。

            早期,設計師只有產品設計師、平面設計師、建筑設計師這樣簡單的幾種崗位分類。隨著互聯網的興起,設計師崗位逐漸細分,開始有了網頁設計師、交互設計師、電商設計師、UI設計師以及專門針對電子商務的設計師。所以,在整體設計領域,設計師崗位實際上是增加的。

            很多人說設計行業不景氣,設計崗位需求減少,其實并不是這樣。我經常會與一些大廠的設計管理者進行交流。通過溝通我發現,市場對設計師崗位的定性越來越清晰了。就拿UI設計師來說,公司更加注重設計師的基礎能力,比如學習能力,藝術修養等,這些基礎能力和素養決定著設計師整體設計調性。此外,設計師必須要通曉交互邏輯、交互理論,同時還應該掌握手繪能力、插畫風格、視覺體現等技能。

            結合市場需求和崗位任職要求來看,設計師崗位以及崗位薪資并沒有縮減,只是崗位需求更加清晰了,對任職者的要求變得更高了。

            那么,如果我們只對課程進行常規升級,其實已經不能滿足現在的社會需求。想要更快、更高效地順應市場需求,設計師培訓必須有一次顛覆式的改革。在課程內容、教學理念、教學方法等多個方面進行變革,從根本上尋求突破。

            關于變革,實際上早在2018年底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提出一些概念,比如雙線教學、場景式教學等。尤其是項目學習階段,一定得是真實場景代入。讓學生從實戰項目入手,提升真正解決問題的能力。

            雖然很多培訓機構也在課程中植入真實項目,可實踐證明,植入項目課程后,學生的操作能力確實得到了一定提高,但距離獨立完成項目任務還是有一定的距離。他們不知道怎么分析設計需求,也不知道該如何調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去完成設計任務??沼袧M腹知識,到了具體應用層面,往往就出現脫節的情況。

            而實際工作場景中的項目任務是具有嚴謹流程邏輯的,承擔每一個任務節點的人是有明確的角色和職責。不僅如此,實際工作場景中企業對員工更是有著嚴格要求,所有的項目都必須按照工作流程和任務要求完成。例如,企業要求員工打卡、項目驗收、提交工作日報,需要進行工作總結復盤,并會對員工進行績效考核等,這些才是真正所謂的工作式場景。

            目前整個培訓行業所謂的改革,不過是知識和信息的填充。設計學院也在不斷地進行嘗試和摸索,不論是教學方式還是課程內容,都在不斷地更新和完善,并逐漸形成體系。預計在2021年3月份,屬于我們自己的全新課程體系將會面市,屆時將帶動設計培訓行業的新發展,甚至帶動整個行業取得巨大進步。真正成為大學教學樓與公司寫字樓的一個橋梁,并促使設計師技能在市場實踐中發揮巨大作用。


            問:2021年初,傳智教育已經成功上市,成為中國“教育行業A股IPO第一股”。未來“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講課,為千萬學生少走彎路而著書”這一新使命的持續引導下,為了培養國家和社會真正需要的高素質設計人才,您還有哪些更多的思考?

            公司上市后,使命升級。作為設計學院,我們也積極地思考和探討。社會需求發生了巨大變化,我們的課程研發也進入到新的階段,設計學院本身存在的價值和意義也隨之需要升級。

            我在2018年從運營線重回設計學院之后,發現我們的研發理念、教授理念,依然維持在原來的一個狀態上,課程教授只是進行常規的升級,并沒有一些顛覆式的改革。

            當時,我提出異議,課程研發只是把案例變得更新穎,項目講得更深。而這些可以讓我們的學生價值得以提升嗎?在我看來遠遠達不到。

            如何定義設計學院存在的價值和意義,其實我們并沒有去認真地探討過。直到2020年,疫情使得這一年極不平凡,我也開始對這個問題進行了一些深度的思考。公司使命升級,設計學院基于公司愿景能做些什么?又能做哪些貢獻?

            深思熟慮后,我們探討定義了設計學院存在的價值。首先——致力于每一位設計學院老師的社會價值持續提升。

            因為我們職業培訓,很多人從一線轉崗做講師,跟自己的專業就逐漸脫離了。幾年之后,不僅他們的教法水平沒有很大提升,而且原來的開發或者設計能力也逐漸落伍。所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設計學院的存在,要致力于每一位老師的社會價值的持續提升。我們要讓老師們設計水平永遠不脫離一線,教法水平也要持續增強。

            除此之外,我們要培養出的學生應是追求審美進步的,而不是教給學生一些工具軟件就把他們強硬地塞進企業。我們一定是要讓學生對設計感興趣,并發自內心地追求審美進步,努力成為一名設計師。

            同時,我們培養出的學生一定要能夠滿足現階段國內企業需求。我從大廠的設計管理者角度切入,了解他們對設計師崗的各項要求。通過企業的實際需求制定課程,讓我們的學生在這短短的4個多月時間,極具針對性的進行學習與實訓。

            并且除了常規的設計與制圖能力以外,讓學員的表達能力,形象氣質,以及對設計領域的認知等等都得到提升。

            所以,我們的課程設計不再一味地追求深度、廣度,而是培養真正的設計師。提升他們的設計師思維,激發他們對設計的興趣,養成他們的設計師習慣。

            而教學方法則是盡可能讓學生通過實戰項目,深入了解一線設計師崗位的工作場景。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培養出來堂堂正正,通過真實力拿到offer的設計師。所以我們現在對課程體系、研發方向以及我們的教授方法,都前所未有的清晰和統一,這可能就是企業文化的力量。


            最后,在新的一年里,您有什么祝愿送給我們的老師和學子嗎?

            已經揮別充滿波折的2020,相信所有人都會不約而同地許下同一個愿望——希望2021年,一切都變得更好。

            2020年是極不平凡的一年,注定根植于我們的記憶。希望后疫情時代全球經濟的逐漸復蘇,能夠帶給我們新秩序、新機遇和新力量,使我們的企業更加充滿活力,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

            最后,祝大家牛年大吉,好運常伴。

          在線咨詢 我要報名
          和我們在線交談!

          黄色网站片

          <tbody id="fuft6"><noscript id="fuft6"><video id="fuft6"></video></noscript></tbody>
            <tbody id="fuft6"><noscript id="fuft6"></noscript></tbody>
            <em id="fuft6"><acronym id="fuft6"></acronym></em>
                  <button id="fuft6"><acronym id="fuft6"><u id="fuft6"></u></acronym></button>